强迫症的治疗——以一个“肌肉男”为例

时间:2017-05-02 点击: 发布:网络编辑

有一天我的咨询室来了一个身材健硕的......肌肉男。作为一个适龄女青年,我咽了咽口水,问他,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?

肌肉男说他在健身,他的健身教练给了他一盘录影带,让他回家跟着练习。但是最近出现了一个状况:他跟着录影带训练的时候,每当他脑袋里面出现一些“不好”的想法,他就必须立即停下来,把录影带倒到最开始,从头再来。

我问他,什么样“不好”的想法出现,他会这么做呢?他说,比如忽然想起来今天上午在公司,一个文档没有归置好;或者忽然想到隔 壁办公桌的小美女,有些跟性有关的想法,诸如此类。

这原本是一个小时的录影带。无论这个“不好”的想法出现在第 5 分钟,还是第 59 分钟,他都像被虐一般,必须倒回去从头开始。所以他每次训练,都像有饿狼追赶,至少要做 4 个小时。

这个过程让他痛苦不堪。他说:“你知道吗?我的生活好像失控了。”

这句话几乎是所有我遇到的“强迫症”来访者,都会重复的一句话。

那我们怎么帮助他呢?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叫强迫症。强迫症的英文是是“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”。英文比较形象,把这个病症的原理全写出来了。这个的意思是,一个人先有大量的 obsessive thoughts(不可自拔 的想法、念头),因此你会很焦虑。为了缓解你的焦虑感,你发展出来一套 compulsive behavior(强迫行为)。

所以,咱们的肌肉男,开始是不允许自己有“不好的想法”,一旦这些想法出现,就觉得无比焦虑。然后他就用“把录影带倒回去,重新开始训练”这个行为,缓解自己的焦虑。

国际上将“强迫症”归类为“焦虑障碍”。所以在治疗强迫症的时候,治疗的是你的焦虑感,教你如何和你的焦虑感相处,如何用更舒服的方式来面对焦虑。

治疗强迫症症状(注意,不是强迫症)的方法,在一开始,跟戒毒亦很相像。目的是打破 obsessive thoughts 和 compulsive behavior 之间的连接。换句话说,当你再觉得很焦虑的时候,你不再用这些强迫行为来缓解焦虑。

所以,回到开头说的肌肉男身上,我和他一起制订了一个治疗计划。我让他在接下来一周训练时,每当出现不好的想法的时候,就停 下来,看表 30 秒,再返回去重新做。他说不行不行我受不了,5 秒吧, 我说 25 秒,他说 10 秒,我说好吧 20 秒。

然后慢慢 20 秒会逐渐延长为 1 分钟、5 分钟、10 分钟;录影带倒带会逐渐从“倒回开头”,逐渐缩短为倒回 20 分钟、10 分钟、1 分钟。 当然,我告诉肌肉男,在这个过程里面他会体验到“异常的焦虑感” 和“生不如死的焦虑感”。

但是人的焦虑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焦虑的时候,你如果什么都不做,会觉得越来越焦虑、异常焦虑、焦虑到生不如死;但好消息是,人的焦虑感是有一个峰值的。当达到这个峰值的时候,你即便仍然什么都不做,也会忽然觉得,呵呵,太阳照常升起,日子依旧甜美。

所以,在心理治疗的框架下,在这个难熬的阶段,咨询师给予来访者好的心理支持,鼓励来访者在生活中寻求好的支持(比如我们的肌肉男,有一个温柔贤良,非常支持他的女朋友)。

我自己的经验是,一般进行 4 ~ 6 周的好的治疗,来访者的强迫症状都会有大的改善。肌肉男是在第 6 周的时候,症状得到改善。

讲到这儿,其实我讲的这些治疗(制订行动计划等等),都非常“认知行为”,而我本身是个忠实的精神分析爱好者。但我也不得不承认,面对“强迫症”的来访者,如果一开始坐下来,你用精神分析法询问他的家庭、他的感受、他的人际关系,他们都会讲出看起来非常 有治疗意义的故事。然后你觉得哇,应当会有些效果吧?结果治疗三个月之后,来访者还是会说,你知道吗,我的生活还是像脱了缰的野马,完全失控。

所以,对于强迫症的来访者,要先用认知行为的方法来治疗他的症状。当来访者的生活能力恢复正常,如果“焦虑”仍然在影响来访者的生活,那么可以坐下来,做进一步、背后的治疗。

评论列表